洋金花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送走我们的小天使 [复制链接]

1#
白癜风是怎么回事

前情回顾:

完美情人

和宋先生的一周年纪念日

我怀孕了

1

直到大年初六,宋先生依旧没有回我消息。其实大年初一时他都没回我,我就知道他不会回复我了。或许是不方便,也或许是不在意吧。除了那句新年快乐,我也没有再跟他说别的。说了又有什么用呢?他知道后给我一笔钱让我去做手术,然后再和我分开。这是我能想到的结果,也是我不想看到的结果。那六天里,我一个人,不动声色地做了人生中第一个重大的决定。大年初三,我借口去同学家拜年,实则是医院。医院挂妇产科,两次都和宋先生有关。前一次我觉得妇科就已经很羞耻了,没想到,才一不到一年,产科我也要经历一次。我没有再脸红,也没有紧张,心里竟一片平静。具体流程,在来之前我已经在网上查了无数次,早已烂熟于心。医生让我再检查一次,以防止验孕棒和尿液出现不准确的可能性。我都照做了,但也没报什么期望。结果也果然是一样的。按医生的算法,已怀孕42天。而做手术在45天左右最好。

2

我选择的是药流。做好一系列检查后,又匆忙赶回家,我不能让家人看出一丝异样。学校开学得晚,我只好在家人面前,以找了兼职为理由,在初六那天再一次提前去武汉。医院附近的酒店开了一周的酒店,我实在是不想在春节,一医院里。医院拿各项检查报告,确定是宫内孕,也符合药流条件,才能拿药。米非司酮和米索前列醇片要连续服用三天,听说会大出血。普通的姨妈巾可能会不管用吧,我又一个人去超市买了卫生裤,红糖,保温杯。接下来的三天里,每天早晨醒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吃药,过两个小时以后再吃东西,水也得少喝,也会有少量的血流出,据说是正常现象。医院去,医生又给了我一片药,医院里吃。然后就是等待流产了。由于床位有限,单人病房已经没有了,我被分到的病房里有三个女孩。一个是闺蜜陪着,另一个是男朋友陪着。而陪伴我的,是一个保温杯,里面有我一大早泡的红糖水。还好我的床最靠里,我可以把头转向靠墙的那一面,不看周围的事物。

3

定了两个小时的闹钟后,我闭上了眼睛。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我,对宋先生只字不提,一个人去面对这一切。他一定还在家吧,有可能是在走亲戚,有可能是在陪父母,也有可能,是在陪他的老婆和儿子。我突然有些想笑,这新春佳节里,医院里。手术就手术吧,还碰上了过年。本来是喜庆的年味,在医院里让悲伤更浓烈。我开始回忆我和宋先生的点点滴滴,他的温柔和沉默,关心和疏离,总是让人捉摸不透。我时而感觉他心里有我,又时而感觉自己只是他的玩物。需要时想起,宠爱有加,过后马上退回他的生活,我进不去。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我原本安稳勤奋的生活,不知不觉成了现在这副模样。我以为我认识了宋先生后,一切只会越来越好。可除了稍微体面的的物质,我似乎并没有得到其他。而这点体面,也没有让我开心多少。还有我那自以为是的伟大,自以为处处替他着想,不给他惹麻烦,就能多得到他的肯定和疼爱。而他总是有本事,让我心甘情愿,在天堂和地狱中交替。前一秒我还在为手链项链而感动,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不一样了。而后一秒,是一句新年快乐都没有回音。可即便如此,我竟还是舍不得和他分开。

4

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,也不想打开手机看。两个小时的长度,原来也可以这么长。闹钟终于响了,我马上关掉。果然是很准的,没过多久,腹部开始有感觉了,先是一点点,后越来越疼。医生也终于叫到我的名字了,在护士的搀扶下走到手术室。那是一个手指甲大小的小肉球,我能感觉到它从体内流出,医生说那是孕囊。回病床上躺了一会,等小腹没那么疼了后,去拿消炎药和益母草等,然后回酒店。医生说不能吹风,我把门窗都关的紧紧的,吃饭都是叫酒店送餐。血量一天比一天少了,也没再疼,医院做了复查。还算成功,不用再次清宫。直到这里,我才意识到,我和宋先生的小天使,已经被我送走了。那些天里,除了吃就是睡,时而下床走动走动。在酒店里又住了一周,直到身体感觉彻底没有异样,才回学校。

5

一转眼,二月都要结束了,宋先生那边也依旧没有消息。这个人总会给我一种错觉,我们的相识,根本就是我的一场幻觉和梦,真实世界上是不存在的。我真的希望,一切就到此为止吧。既然他要消失,就干脆消失个彻底,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,给我希望和欢喜,再把我打入深渊。我没有再主动联系他,他也是如此,也不知道我一个人经历了什么。学校都开学了,我努力投入了新的生活,让自己不去想宋先生。但事实上,我想要好好生活,他却已经完全沁透到了我生活里,让我无处可逃。我背着去上课的书包是他买的,穿的衣服是他挑选买的,洗发水沐浴露都是他喜欢的香味,还有睡衣。。。就连照镜子,脖子上的项链总是那么闪,让我想起那什么真爱承诺,真是可笑。可谁说买了就是真爱呢?

6

距离和宋先生最后一次见面,已有一个半月,他依旧没有任何消息。你知道一个半月,有多久吗?我们的小天使来了又走,我一个人经历了一场浩劫。我把我们认识一年来的聊天记录,从头到尾看了好几遍,才猛然看清,在这场关系里,他是多么收放自如,我是有多么卑微。一年时间,应该是比较久的,然而我和宋先生的聊天记录,两三分钟,竟就可以翻到顶。除了刚认识的那两三个月,后来的十个月里,每月的记录都只有几条,大部分都是我主动,还都是重复性的几句话:“在忙吗?想你了!你什么时候来武汉?要来提前告诉我,我等你。”而宋先生的回话也无非是:“是啊,最近很忙;还不确定;好的;和转账。”那些不在意,被我用思念强行遮掩,被每次见面时的温情抹灭。于是已成习惯,总是不曾发觉,总是视而不见。(未完待续,明晚更新)                是你的胖丁

一块就好,续集需要你的能量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